1“架空剧”更自由 但也不能胡编乱造

  • 时间:

【普京强调人工智能】

《鶴唳華亭》將背景設在“南齊”,且皇帝姓蕭,但值得註意的是,這個南齊並非南北朝時期的南齊,《鶴唳華亭》是一部架空古裝劇。

與《琅琊榜》對照,蕭定權就相當於祁王,顧思林就相當於林燮,顧思林之子顧逢恩就相當於林殊。只是在小說中,蕭定權與顧逢恩的結局,與靖王與梅長蘇的結局截然不同。但二者留下的複雜況味和歷史反思,卻是相似的。

《鶴唳華亭》的晉江文學版有兩條註解:“1、名物、服飾、藝術、風俗一律從宋,宋後的典故仍舊不會出現。2,典章、制度、禮儀一律從明初。”到了劇版則進一步統一,名物、服飾、藝術、風俗一律從宋,而不少制度、禮儀,也均是出自宋朝。

3 服化道之外 扎實的故事講述才能吸引人

不過,考慮到當下對古裝歷史劇要求嚴格,歷史劇創作需高度嚴謹,這對於許多創作者來說,進入門檻太高。於是,不少創作者便轉而走向古裝架空劇,以規避真實歷史對歷史劇的一種無形規範。

《鶴唳華亭》中的幾位中心人物,男主角南齊皇儲蕭定權(中),與男主角產生羈絆的女主角(右),以及跟男主角關係複雜的南齊皇帝蕭睿鑒(左)。

再看劇中的科舉考試。宋代科舉考試制度較往朝也有了很大的進步。比如建立糊名制度,就是將考生考卷上的姓名、籍貫等密封起來,又稱“彌封”或“封彌”。再如為了考試的公正性,宋代還有“鎖院”制度,考試期間主考官進入貢院,不得外出,以避免舉子請托賄賂主考官。這些在劇中的科考泄題案中,都有所體現。

國劇觀察楊文軍執導,羅晉、李一桐等人主演的《鶴唳華亭》於11月12日零點靜悄悄地上線播出,該劇改編自雪滿梁園的同名小說,並由雪滿梁園擔任編劇。這是一部“仿宋劇”,連同已經殺青在排擋中的李少紅的《大宋宮詞》與正午陽光的《孤城閉》,一個“宋宮宇宙”或由此開啟。

雖然只播出幾集,但《鶴唳華亭》情節快、節奏快、內容密度高、反轉不斷。強情節不是為了狗血而狗血,它準確把握了衝突的根源——皇帝對太子的忌憚。一方面是因為太子的舅舅顧思林,身為外戚,掌握軍權,對皇權形成掣肘,另一方面是太子有賢名,深受朝臣擁護,稀釋了他的皇權。這在古代“外戚政治”“皇儲之爭”中,都有大量的依據。

所謂架空,即小說中的背景、事件、人物都是虛構的。與架空古裝劇對應的是歷史劇。歷史劇就像歷史學者吳晗所說,“在歷史劇的創作過程中,首先需要明確歷史背景,其次主要歷史人物、事件必須符合歷史發展,最後次要人物、故事情節可以根據創作需要進行調整。”通俗地理解,歷史劇就是“大事不虛,小事不拘”,人物的事跡、主線不能杜撰,但生活細節、情感關係不妨戲說。

《鶴唳華亭》雖然只是一部“仿宋劇”,但它在方方面面深刻體現了宋朝“韻外之致”的美學,有助於讓觀眾更進一步瞭解宋朝、喜歡宋朝。

觀眾可以將《鶴唳華亭》看做《琅琊榜》的前傳。《琅琊榜》中,十二年前,梁王輕信赤焰軍謀逆的讒言,苦戰疲憊的赤焰軍將士受到本國軍隊的襲擊,七萬赤焰軍在梅嶺全軍覆沒。朝中廣有賢名的皇儲祁王受牽連下獄被殺,林氏一族遭到血洗。林殊從地獄之門拾回殘命,經歷削骨易容之痛,化身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盟主梅長蘇。

2 嚴謹認真的“仿”能讓觀眾體會古代美學

宋朝美學是中國古代美學里的一個巔峰,不過以宋朝為背景的古裝劇很少,正劇尤其少,觀眾的印象主要停留在《水滸傳》《包青天》等民間演義改編的劇集以及金庸劇,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

陳寅恪先生曾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曆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宋朝是文官政治,是文官非常幸福的朝代,文人們都推崇“格物致知”,這讓宋朝成了中國傳統文化和審美的高峰,宋代士人的文化修養和美學趣味為後世所追慕。比如宋代文人很熱愛飲茶,但他們的飲茶方式叫點茶法,就是先將茶餅碾成細末,置於茶碗中,倒入少量沸水調成糊狀,再註入沸水,適當攪動,使茶末與水相融。士大夫會鬥茶(茶盞中浮起的泡沫越白越多越持久越好),鬥茶不僅是一種趣味,也是“格物致知”,自我沉潛、自我反省,從而達到內心的凈化和超脫。在劇中,觀眾可以一睹點茶之美。

小說《鶴唳華亭》最早於晉江文學城連載,出版之後,得到諸多書迷的一致好評,豆瓣評分高達8.5分。這源於作家出色的古文功底,小說行文古香古色,講述的權謀故事並非停留於爾虞我詐的噱頭層面,而是具有一定的歷史格局和深沉的理想寄托。雪滿梁園親自擔任劇版編劇,雖然情節上與小說有很大的改動,但仍保留了小說的風格和格調。

架空劇因為缺乏束縛,所以它更自由,但沒有邊界的自由,常常也會走向胡編亂造。比如中國當下的許多古裝架空劇,本質上是古代背景、穿著古代服飾的現代劇,各個朝代的禮儀、物什“一鍋燉”,充斥著一股濃濃的廉價塑料花味。

服化道並不是一部劇集的全部。現在古裝劇也出現了一個不良的傾向,即導演成了攝影師、道具師、燈光師,可他恰恰沒有履行好導演的職責——把一個故事講好。這樣一來,再好的服化道都有買櫝還珠之嫌。精緻的服化道可以第一眼吸引觀眾,但故事才是保持觀眾長久吸引力的不二法則。《鶴唳華亭》令人稱道,主要原因還在於目前為止它的故事扎實。

《鶴唳華亭》若不爛尾,它有望成為《琅琊榜》這樣的經典之作。(從易)

梁王之所以輕信讒言,是因為他本來就忌憚林家與祁王勢力。赤焰軍主帥林燮也是外戚,他是未來皇后宸妃的哥哥、皇儲祁王的舅舅、林氏醫女靜妃的故主、雲南王的親家,勢力遍佈朝野。相對地,身為皇儲的祁王,舅舅是功高震主的林燮,舅媽親姑姑晉陽長公主,與林殊、靖王是好兄弟,本人又非常爭氣,賢德之名遠揚,無形中也稀釋了梁王的權威。所以就有了“赤焰逆案”,梁王借助這一冤案,賜死祁王,林氏滿門被誅,他的權力空前地鞏固。

接著看官制。劇中,皇帝身邊始終陪伴著一名官員,皇帝一直稱他為“殿帥”。殿帥是宋朝的一種特有官職,一般是指統領禁軍的殿前指揮使。

1“架空劇”更自由 但也不能胡編亂造

該劇講述的是,南齊皇儲蕭定權(羅晉飾),外有一代名將的母舅顧思林(劉德凱飾)力撐,內有清流領袖的太傅盧世瑜(王勁松飾)支持,卻被皇帝蕭睿鑒(黃志忠飾)忌憚打壓,並縱容庶長子齊王(金瀚飾)對儲君之位的覬覦。不為皇帝所愛,齊王又步步緊逼、陷阱不斷,蕭定權是如何在這冷酷宮中堅守其君子之德?

一些嚴謹的創作者便採取了折中路線,即劇集中的風物禮儀來自於某個真實的歷史年代,但劇作卻將朝代模糊掉了。它雖然也是“架空劇”,但更像是“仿朝劇”。比如《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就是一部“仿宋劇”。之所以架空,就像侯鴻亮說的,“落到具體朝代不僅有很大的改編,也是對歷史的不尊重,畢竟不可能讓故事和真實歷史有特別好的結合”;而之所以借鑒宋朝,是想讓整部劇的美學、風格統一,質感上更高級。再比如《長安十二時辰》,其實也只是一部“仿唐劇”,劇中的“天保三年”以及很多人物在歷史上並不存在,但劇中的服裝、語言、道具、社會生活等,又分明是盛唐時期。

我們先來看服飾。劇中的皇帝與官員上朝時,均頭戴長翅帽(用鐵片、竹篾做骨架,外面用布帛裝飾的帽翎)——而這是宋朝獨有的。皇帝與官員的帽子又有所區別,帝王用的兩腳較長,兩腳平施,以鐵為之,朝臣用的為方頂硬裹,兩腳較短,平施一折上翹。戴上這種帽子以後,行走極不方便,一不小心,帽子就會歪了,甚至掉了。據說,這種帽子是宋太祖趙匡胤發明的,以防止官員在上早朝時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黑龙江大雪封高速周琦当选周最佳速度与激情9杀青韩国贩卖儿童巨型辣条蛋糕北京出现日晕景观海沃德左手骨折杜江给霍思燕的信中国男乒8连冠玻利维亚总统辞职本山女儿回应整容太阳大声退伍携号转网试运行李佳琦工作室声明20岁体操选手去世4000年前文字食谱华尔街铜牛要搬家吴亦凡应援中国橄榄球进奥运中国女乒九连冠中国男乒8连冠海沃德左手骨折赌王捐圆明园马首吴亦凡回应发胖双十一总成交额双十一总成交额北理工80后副校长北京出现日晕景观13吨包裹烧成灰二宫和也结婚